中央红色交通线(长汀站)(13):闽赣界隘岭古驿栈旧址

发布时间:2022/6/28 9:31:25

来源:长汀县融媒体中心

(一)
历史沿革

闽赣界古城隘岭古驿栈旧址,位于福建省与江西省分界处的长汀县古城镇井头村大隘岭。

据清《汀州府志 》载:“新路岭:县西古贵里,为汀、赣分界。宋嘉定间,郡守邹非熊修隘备寇,名罗坑隘。明知府邵有道修砌道路。(长汀县)西至江西瑞金县80里,以新路岭60里为界。是历史上两省往来的必经之道。是福建省西部的重要关卡,俗称罗坑隘。建于宋嘉定元年(公元1280年)。明代又经修茸,并派兵驻守”。古驿栈遗址的发现,是目前福建省通往省外的唯一关卡遗址,为研究福建省对外交往的历史提供了例证,现保存古驿栈的砖砌拱门,高3米,宽2.4米,长5米,分布在周围的商店、客栈、残墙痕迹可辨,附近有断墙、砖、瓦片、碗片和石墩,占地约1500平方米,曾有一块清康熙三年立的残断界碑,刻有“口熙三年”、“岁次甲”等字迹。河卵石砌3米宽的古驿道,长约2公里,从分界处拱门一直延伸到古城镇的井头村,至今完好无损。


(二)
革命史迹

1、邓小平一行翻越大隘岭进入瑞金苏区

1931年秋,以中共中央特派员身份前往中央苏区工作的邓小平与金维映、王首道、贺诚等在地下交通站的掩护和帮助下,历尽艰险,终于到达了闽西苏区永定县虎岗、上杭县白砂、长汀县南阳、河田等地。在闽西、长汀开展社会调查,工作生活了2个多月时间后,邓小平一行在长汀县赤卫大队一个排的护送下,渡过汀江河,翻越武夷山,爬过大隘岭,经古城闽赣界隘岭古驿栈进入与福建仅一山之隔的中央苏区瑞金。

2、张人亚病逝在闽赣隘岭古驿道上

张人亚,是我党第一部党章中文版的保存者。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成立,他出任中央工农检察人民委员部委员。1932年,兼任临时中央政府印刷局局长、出版局局长、总发行部部长。同年12月,他在从江西瑞金赴福建长汀检查工作途中病逝。

张人亚原名张静泉,参加革命后改名。他于1898年生于浙江宁波。1914年,16岁的张人亚初中毕业,经亲友介绍去上海法租界白尔路的老宝盛(恒记)银楼当学徒。几年后,他在老家和顾玉娥结婚。然而婚后没几年,尚未生儿育女,顾玉娥就去世了。张人亚也就长期一个人在上海生活工作。

1921年,张人亚加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当年即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是上海最早的、也是仅有的几个工人党员之一。

1922年5月,首届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团中央书记施存统兼任上海团地委书记,张人亚是上海地方执行委员会三个执行委员之一。

1923年,张人亚担任上海团地委书记,主持上海团的工作,直至同年9月23日改选为止。同年9月,他担任了上海金银业工人俱乐部主任。10月,张人亚领导了上海金银业工人大罢工。罢工持续了28天,发动了上海所有银楼共2000多名工人参加,虽然受到当局疯狂镇压,但为工人群众争取到了部分权益,使全国工人群众看到了团结和斗争的力量。11月,上海金银业工人俱乐部被当局取缔,上海党组织组织安排张人亚到商务印书馆当编辑。在张人亚等人的努力下,原上海金银业工人俱乐部改名为上海金银业工人互助会,继续开展活动。

1925年,张人亚任中国共产党上海浦东部委书记。1927年初,为配合北伐军光复上海,张人亚奉命参与筹备上海总工会机关《平民日报》,兼任发行所负责人。他还动员胞弟张静茂放弃收入可观的商店会计职务,也到上海来参加《平民日报》的发行工作。《平民日报》创刊于1927年2月27日,是上海总工会的机关报,由中共上海区委,中共江苏省委主办编印,由中共上海区委,中共江苏省委主办编印,主要编辑为高语罕、郑超麟、糜文浩,发行人为张人亚。

1927年底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上海。1928年冬的一天,张人亚悄悄回到宁波镇海的老家,请求父亲张爵谦将他带回来的数百件书刊文件收藏好,并于当天离家。此后,张爵谦在家乡的山冈上为张人亚和他早年病故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将书刊文件藏在一具空棺中。为掩人耳目,张爵谦未将儿子的全名刻在碑上,只刻了“张泉”两字,并对邻居说儿子已不在人世。

1928年,张人亚出任中共中央组织局内交主任、中共中央秘书处内埠交通科科长,负责中央机关所属各部门之间的联络、护送中央领导同志活动。1930年,他去安徽芜湖为党中央筹集活动经费。在那里,他开办了一所金铺,作为从苏区收集上缴中央经费的中转站。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兼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主席的向忠发叛变后供述:“(苏区筹集到经费后),再由在芜湖开金铺子的同志张人亚兑换成现洋及钞票,交来上海给中央。前后由我经手有两次:第一次,一九三○年六月由闽西运来七百两;第二次,一九三○年底,由赣西南运来两千零七两……”

1930年底至1931年初,张人亚奉命回上海担任中国革命互济会全国总会主任。1931年6月,担任中共芜湖中心县委书记,负责指导安徽沿江和江南地区34个县的党务工作。同年11月,张人亚调到中央苏区工作,直到殉职。

共和国成立后,他的父亲打开墓穴,取出当年存放在空棺中的书刊文件,让三儿子张静茂捐献给国家。这批书刊文件包括中共二大通过的我党第一部党章,《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大会决议案及宣言》,《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译本,我党第一个党刊、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创办的党内机关刊物《共产党》月刊等多件国家一级文物。其中,第一部党章的唯一一件中文版尤为珍贵——在该文献现身以前,由于中共二大印刷的文件早已散失,长期以来,人们只能看到共产国际档案中的俄文版,以及陈公博1924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时写的硕士论文附录文献中的英文版(此前湮没的中共一大文件也在论文中)。如今,这批珍贵的文献分别由中央档案馆、国家博物馆和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珍藏。

正因为张人亚当时兼任临时中央政府印刷局局长、出版局局长、总发行部部长,所以他经常来长汀检查指导长汀的印刷出版与发行工作。

当时,在长汀有一家被毛泽东称赞为“制造精神炮弹的兵工厂” 的毛铭新印刷所,是中央苏区最早的红军印刷厂。

毛铭新印刷所由毛焕章于1921年创建。1925年五卅运动后,印刷所开始印刷《五卅的流血》传单和《长汀月刊》等,宣传新文化、新思想。1926年10月,毛焕章的弟弟毛钟鸣和张赤男等热血青年在长汀参加北伐军,抵达武汉后,毛钟鸣任国民党中央联席会议秘书处干事,在秘书长吴玉章(中共党员)领导下从事革命工作。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毛钟鸣回到长汀毛铭新印刷所隐蔽。同年9月,南昌起义军入汀,先后发展了段奋夫、黄亚光、王仰颜、毛钟鸣等人加入共产党,并成立中共长汀特别支部。毛铭新印刷所为起义军印制大量标语、传单,宣传党的纲领和革命主张。从此,毛铭新印刷所成为长汀革命的重要据点。

1929年3月,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首次进驻长汀,毛铭新印刷所为红军印刷了《红四军布告》《十大纲领》《告民众书》《告商人及知识分子书》《告绿林兄弟书》,以及红军首份铅印军报《浪花》和《古田会议决议案》的第一个版本等。

1931年春,闽西苏维埃政府以毛铭新印刷所为基础,在长汀创办了中央苏区第一家红色出版发行机构——闽西列宁书局。书局受命印刷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的肖像,向苏区各地发行。当年11月,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毛铭新印刷所为大会印制了选民登记表。

毛铭新印刷所承担了闽西列宁书局的主要印刷任务,印刷了马克思、列宁领袖肖像、《红旗报》、《战线报》等许多报刊书籍。毛铭新印刷所长期承印团中央机关报《青年实话》及《革命歌谣集》等丛书。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后,毛钟鸣协助创办了中央财政部印刷厂、临时中央政府印刷厂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印刷厂,加上毛铭新印刷所,苏区有了四大印刷厂。

毛铭新印刷所的这些作为,应当是在苏区印刷出版发行工作负责人张人亚支持下进行的。

1933年夏,毛焕章兄弟将印刷所全部财产捐献给少共苏区中央局,同年冬改名为团中央《青年实话》印刷所。随后,举家先后迁往与瑞金交界的长汀县古城镇井头村、瑞金县沙州坝村,红军长征前夕并入中央政府印刷厂。

张人亚病逝在连接闽赣的古驿道上。1932年,这年12月,他在从江西瑞金赴福建长汀检查工作途中,因为积劳成疾,突发疾病,不幸病逝在闽赣隘岭古驿道上。

1933年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报发表悼文《追悼张人亚同志》,对他作出了高度评价:“因为努力工作为革命而坚决斗争使他的身体日弱,以致最后病死了。人亚同志已死了,这是我们革命的损失,尤其是在粉碎敌人大举进攻中徒然失掉了一个最勇敢坚决的革命战士。”这是临时中央政府成立一年多来,第一次在机关报上为悼念去世的同志专门发表悼词。

但是,张人亚的墓地至今没有找到。多年来,他的家人和浙江宁波、江西瑞金、福建长汀县委党史部门的同志一起,在闽赣两地多次寻访其下落。

闽赣隘岭古驿道,地处中央红色交通线上的长汀县古城村,据当地刘尧贤老人和毛立汉老人回忆,这个村有个叫“石下塅”的地方,山坡上遍布条石,有个当地的集体墓地。张人亚很有可能葬在这里!

据两位老人介绍,2004年修建厦龙高速公路时,这个墓地被征迁,村里组织了一批人迁坟。参加过迁坟的李良辉老人介绍,他家就出了5位烈士,当年一些被国民党军队杀害的群众、红军烈士也都埋葬在这里。他们当时共挖出遗骸两三百具,火化后集体合葬在原坟地附近的社公岭上。

时间转眼过去86年了。如今,张人亚和其父亲保管的这批中共早期会议文件和出版物被国家博物馆和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永久珍藏,包括《共产党宣言》《工钱、劳动与资本》《劳农会之建设》《李卜克内西纪念》《列宁传》《第三国际议案及宣言》等,其中14件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泛黄的书页记载着历史,也传承着一名共产党人、一个家族至死不渝的革命情怀。

当年,瑞金与汀州党组织、工农组织的联系,包括文书、人员、物资等的所有交接,都须在此秘密进行。是省际地下交通的重要连接点。

3、茜坑尾村成为游击队的中转站

到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前,长汀通往江西的道路主要是长汀通往瑞金的古代官道,即从长汀城西门翻越牛岭,再穿越青山铺后,由古城隘岭经山顶古亭到达瑞金,这是红色交通线的重要组成部分。

红军长征后,长汀苏区沦陷,国民党闽西当局修通了汀瑞公路,长汀通往江西的公路干道已被国民党占据。以彭胜标为首的红军汀瑞游击队活跃在闽赣边境,开辟了从长汀古城梁坑茜坑尾这个十分偏僻的自然村通往瑞金的红色交通线。这是一条石砌山道,从长汀大同的镇平、天邻村翻越牛岭,在茜坑尾直接翻山进入江西境内,里程约25公里,路途比官道大大缩短,但非常艰险难走。汀瑞游击队依靠这条古道,翻山越岭与敌人周旋,补充了物资,保存了红色火种。茜坑尾村,也成为汀瑞游击队的中转站和补给点。

(长汀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