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红色交通线(长汀站)(8):水口宣成区苏维埃政府旧址(濯田河东范启和宅)

发布时间:2022/6/23 8:26:59

来源:长汀县融媒体中心

(一)历史沿革

水口宣成区苏旧址——河东范启和宅,位于濯田镇水口河东村小田,距离水口渡口3公里,建于清末,坐东朝西,土木结构,穿斗抬梁式木构架,悬山顶,由雨坪、大门、下厅、天井、上厅、左横屋组成占地面积400平方米。上厅面阔三间,明间4.5米,进深八柱。大门上有翘角和彩绘。

(二)革命史迹

1934年,成立宣成区苏维埃政府设于此。当年承担做地方与中央、地方与地方的各种联络,包括文书、人员、物资等的交接、运转。作为汀江水口渡口较近的落脚点,起到重要的中转作用。

何叔衡转移途径濯田水口、河东到梅迳村时英勇就义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后,原中央红色交通线路中的各交通站点基本遭到国民党破坏,停止了运转。何叔衡被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1935年2月24日,他途经长汀濯田水口、河东到达梅迳村时,为敌人追捕,英勇牺牲。

何叔衡(1876—1935)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新民学会创始人之一,曾任该学会执行委员长。1921年与毛泽东一起代表湖南参加中共一大。1928年赴莫斯科参加中共六大。1931年秋进入江西中央苏区,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任临时中央工农检察部人民委员、内务人民委员部代理部长、临时最高法庭主席、工农监察部部长等职。“左”倾错误统治中央后,被撤销全部职务。  

何叔衡,1876年出生于湖南省宁乡县。1902年,考中秀才,县衙请他去担任主管钱粮的官吏,他激愤于衙门腐败,甘愿在家种田、教私塾,乡里人称“穷秀才”。1913年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讲习班,与毛泽东、蔡和森等志同道合,成为最好的朋友。在第一师范结业后,先后在长沙楚怡学校和第一师范附小任教,同时积极参加毛泽东、蔡和森等组织的革命活动。1918年4月,他与毛泽东、蔡和森等发起组织成立新民学会,任执行委员长。五四运动中,他与长沙的进步教师支持学生反帝爱国行动。1920年3月,参加驱除皖系军阀张敬尧的斗争。1920年夏,他与毛泽东等发起组织湖南俄罗斯研究会,确定以“研究俄罗斯一切事情为宗旨”,提倡赴俄勤工俭学,先后介绍刘少奇、任弼时、萧劲光等进步青年到上海外国语学校学习俄语及赴俄留学。1920年冬,他与毛泽东共同发起成立湖南的共产党早期组织。1921年7月,与毛泽东一起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10月,参与组建中共湖南支部,任支部委员。1922年任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委员。在湖南大力发展党员和基层组织,开展革命活动。1927年5月21日,长沙发生“马日事变”。他不顾危险,经长沙潜往上海,为党创办地下印刷厂,坚持秘密斗争。1928年6月赴苏联出席中共六大。9月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与徐特立、吴玉章、董必武、林伯渠等编在特别班学习。徐特立曾说,在莫斯科,我们几个年老同志,政治上是跟叔衡同志走的。1930年7月从苏联学习回国后,在上海负责全国互济会工作,组织营救被捕同志,将暴露身份的同志转往苏区。

1931年11月,他奉命沿着中央红色交通线秘密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与毛泽东等参加中央工农民主政府的领导工作,先是被选为工农检察部人民委员,后经毛泽东提议担任工农检察部部长一职,即“肃贪部长”。1932年2月,中央政府决定组织临时最高法庭,委任何叔衡为最高法庭主席,何叔衡也因此成为红色政权的首任“大法官”。同年6月,何叔衡担任内务人民委员部代部长一职。此时,年已56岁的他集检察、内务、司法大权于一身,开创了中央苏区法制建设的新局面。 

工作中,何叔衡有随身携带的三件宝--布袋子、记事簿和手电筒。布袋子用来放实物和文件,布袋子里“袋中有袋”,中间一个较大的放实物,比如从仓库里抓来的一把霉烂变质的谷子。有一次,他还偷偷地将毛泽东穿过的一双补丁加补丁的线袜塞进了袋子里。记事簿则事无巨细,无所不记。他说:“人老了,脑子不管用,记在本子上忘不了。”手电筒主要用来走夜路。何叔衡带着这三件宝开展实地调查工作。回来时,布袋子里面人证物证齐全,记事薄上检察工作、司法工作、内务工作、干部教育情况“一锅端”,条理清楚,杂而不乱。

在何叔衡的提议下,中央工农检察部增设了控告局,还在各机关、街道路口设立了一种特制的木头箱--控告箱。控告箱的四面密密麻麻写着何叔衡亲自拟定的说明文字,在控告箱正面写着“控告箱”三个大字,下面落款为“XXX苏维埃政府工农检察部控告局制”,在箱盖上写着:“各位工农群众们,一切什么事情都可来这里控告。所写的控告意见书,必须要盖好私章才能作效力,没有盖私章的概作废纸,而且还要用信套密封好,并且要注明送某机关工农检察部控告局长收。”箱的右面写着:“苏维埃政府机关和经济机关,有违反苏维埃政纲、政策及目前任务,离开工农利益发生贪污、浪费、官僚腐化和消极怠工的现象,苏维埃的公民无论任何人都有权向控告局控告!”箱子的左侧写着:“控告人向控告局投递控告书,必须署本人的真姓名而且要写明控告人的住址,同时要将被告人的事实叙述清楚。无名的控告书一概不作处理,倘发现挟嫌造谣诬控等,一经查出即送法庭受苏维埃法律的严厉制裁。”这种控告箱在反贪污浪费运动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1933年夏的一天,工农检察部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反映瑞金县苏维埃政府干部多报灯油下馆子炒菜”的控告信。按照规定,控告信应当署名或盖章,否则一概不予受理。但是,这封已被工作人员丢弃的控告信却被何叔衡捡了回来。原来,他是联想到了有关苏维埃干部大手大脚公款吃喝的传闻。当时,工农检察部内对受理匿名控告持有异议,可何叔衡认为这是一封很有价值的控告信。他委派具有检察工作经验的赖世梁为调查组组长赶赴瑞金县苏维埃政府,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开始的几天,瑞金县苏维埃政府的部分干部认为工农检察部小题大做,不但不予以配合,有的人还对调查组围攻谩骂,致使调查陷入僵局。何叔衡得知后拍案而起:“我要亲自下去摸一摸,我就不信那里的‘老虎’把我这个老头子吃了不成!”说完,他立马率领“轻骑队”来到瑞金县苏维埃财政部,财政部长蓝文勋依旧捧出一堆无关紧要的账本,企图蒙混过关,何叔衡责令其将“6月至11月份的开支账、群众退还公债账和干部伙食账统统交出来”。结果,一查就查出一笔笔惊人的数字:

10月至11月两个月多报灯油400余斤;

9月至11月共假造购纸收据441元;

10月份谎报房子搬迁伙食费1000余元;

同期,干部开具假药单报账500余元;

同期,干部集体侵吞群众退还谷票及公债2830元。

为教育大多数,深入开展打击贪污腐败犯罪活动,何叔衡通过《红色中华》将瑞金县苏维埃干部贪污的一笔笔账目公布于众,并在《轻骑队的袭击》一文中揭露了他们互相包庇、设置障碍、阻挠调查的事实。

何叔衡在担任大法官期间,恪尽职守,秉公处事,严厉打击吞没公款、多吃多占、贪污腐化现象,使苏区的干部作风得到整顿,也让苏维埃政权的威望得到了提高。

但是,何叔衡的反腐肃贪举措使中央苏区王明“左”倾机会主义分子大为恼火,认为何叔衡有意和他们作对;一些心怀鬼胎的人也乘机攻击报复。一时间,流言蜚语铺天盖地。但何叔衡不屑一顾,他说:“人民赋予我反腐肃贪的权力,我就要对人民负责;至于我个人,不要说是撤了我的职,就是搭上这条命也在所不惜!”接着,何叔衡以临时最高法庭主席身份签署了对贪污犯唐仁达、蓝文勋、杨连财等人的逮捕令。几天后,临时最高法庭对此案进行公审,工农检察部提供的每一项犯罪指控都在法庭上得到确认,各被告人对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根据贪污犯的犯罪事实和中央苏区法律,何叔衡当庭宣判:判处瑞金县苏维埃会计唐仁达枪决,立即执行;判处财政部长蓝文勋监禁十年,没收一切财产;判处杨连财监禁五年,退赔贪污款项。围观的群众听到这一公正的判决,顿时欢声雷动。

对大贪污犯唐仁达执行枪决,是红都瑞金响起的又一起惩治腐败的枪声。时任瑞金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杨世珠也因对该县贪污案查处不力受到警告处分。这次宣判后,何叔衡又一鼓作气查出了中央总务厅赵宝成、左祥云、徐毅等特大贪污案,使一批贪污腐败分子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一次,何叔衡收到了会昌县苏维埃送来的死刑判决。只要他朱笔一点,就可以执行。但仔细阅览了全部材料,何叔衡发现所谓的犯罪,大多是偷鱼偷牛的琐事,他立刻批示不能处死,改换主审人,重新审批。 

何叔衡“慎杀”的做法受到了当时左倾思潮主导的中央的严厉批评。外表守旧多礼的何叔衡,这次却并未表现得如谦谦君子,他不仅拒绝接受这些批评,而且起身一一反驳这些批评他的年轻人。会议开了几天,但何叔衡始终坚持他的观点:阶级斗争不能代替法制,也不能排除人道主义。1933年底,何叔衡被撤销了一切职务,他的人生遭遇了戏剧性的变化。但是,他始终坚守自己心中的“一杆秤”,那就是为正义而战。他不畏“强权”,矢志不渝,他是当之无愧的“大法官”。 

主力红军长征后,留在赣南的何叔衡年近六旬。1935年初国民党军杀声从四面逼近,中央局书记项英派便衣队送何叔衡和病弱的瞿秋白等去闽西。他们一行昼伏夜行,2月24日凌晨到达了长汀县濯田镇水口附近的小迳村。

不太熟悉陌生环境的便衣队一时大意,天亮后在小村做饭冒出炊烟,结果很快保安团二营便包围上来。几十个便衣队员用驳壳枪且战且走,冲到村南的大山上,匪兵紧追不舍。何叔衡气喘吁吁奔跑困难,又不愿拖累同志,面色苍白地向带队的邓子恢喊:“开枪打死我吧!”邓子恢让特务员(警卫员)架着他跑,到了一个悬崖边,何叔衡突然挣脱警卫,纵身跳了下去。邓子恢后来痛心地回忆,当时他们过了这座山,依托一条小河将追兵打退,何叔衡若能被架着再跑一段,也许可免于殉难。

上世纪60年代,福建当地公安机关审讯一个当时的反动团丁时,才知道进一步的详情。据凶手交待,他和另一团丁在战后搜索时,在山崖下发现了一个躺着的老人,已头破血流,从衣服里发现了银元和港币。这两个家伙搜身时,老人突然苏醒,抱住凶手的腿欲搏斗,结果被连击两枪打死。

何叔衡的人生虽然只有短短的59年,但却穷尽一生追求真理,实践正义。他用自己无悔的行为实践了“我要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豪迈誓言。 

在59年的革命人生中,他创下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几个之最:中共一大中最年长的参会者,红色政权首任“大法官”,中共一大代表中最早牺牲的革命烈士。 

(长汀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