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梯田—童坊马罗 - 长汀新闻网,长汀在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热线:0597-3160367 ·传真:0597-3160385  

自然地理

诗意梯田—童坊马罗

 

 

若不是亲眼所见,你决计不会想到,在长汀童坊的崇山峻岭之中,竟会隐藏着这么充满诗情画意的江南梯田。

 

 

乘车出长汀东边城门约30分钟,车子便开始进入龟岭。车沿着长龙般的公路盘旋而上,左边紧靠着峭壁,右边悬空着悬崖,一个弯接连着一个弯,第一次任谁也脸色苍白,心便不自觉地跟着司机的方向盘陡转直下。“这算什么?听说这龟岭有九十九个弯呢?你不数数看?”司机轻描淡写,语气镇定。

 

 

渐渐胆子更大些,就扭头去欣赏窗外的风景:那森林的绿,是一汪凝碧,漫山遍野铺陈着,丰盈又润泽,悄无声息地流啊流啊,流进你的眼、你的心。

 

 

于是,心情也和路过的风一样,娇俏地随车的节奏摇曳着。下了龟岭,经了童坊集镇,又再入山盘旋,整整过了一个半小时,童坊马罗梯田,这才像位美女千呼万唤始出现在你眼前。

 

 

嘘!别声响,让我们一起登临山顶,屏住呼吸,极目远眺...

 

茂林修竹围罩在梯田四周,像把梯田放进一个安适的摇篮里,它们默默地铭记这沧海桑田的巨变。块块梯田是工整的小楷,一丝不苟地就着山形变幻着形状。或为椭圆,或为细长条,或为你根本不知的形状,反正随形就势,合并在一起却让你感觉到是如此的和谐。这是一曲欢快的行板吧?回响在这寂静的山谷,荡漾在每一颗年轻不年轻的心。这是一幅鬼斧神工的工笔画吧?层层叠叠,整整齐齐,该是如何的耐心与辛劳才造就得的。这是一首历经千年雨雪风霜吟诵不衰的诗歌吧?勤劳的客家人用额头滴落的汗珠,用长满老茧的双手诠释着。

 

 

 

已近仲夏,这梯田呈现出别样的斑斓。即将收割的稻田金黄耀眼,收割尽的田地裸露着墨黑的肌肤,秧田里清凌凌的水映着蓝莹莹的天,间杂着绿油油的田埂。山下,潺潺着一带小河,远处的山坡上卧着些房屋,安详,静谧。如此明艳的梯田,构成一个吹弹得破的梦,让你似醒还幻,让你如醉欲歌,让你直想拥抱着她一同老去。

 

 

我们的客家祖先,该是带着怎样的情怀抒写出如此诗意的梯田?

 

 

从历史上我了解到,主要由于战乱,客家先祖经历大约五次大规模南迁。风餐露宿,筚路蓝缕,跋山涉水,披荆斩棘,他们互相鼓励互相照顾艰难走来,来到当时还是蛮荒之地的闽西大山,只为寻求一生或几代人的安宁。

 

 

“月是故乡明”啊!刚开始,他们也许只想暂时客住一段时间,但慢慢地也就习惯了,也就安居下来。于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建造房舍,开垦田地,畜养猪牛,成了永远的“客家”了。他们勇敢坚毅,仅凭着自己的一双手,向贫瘠的山要土地、要粮食、要生息繁衍。最终,他们在原土著居民和恶劣的自然环境的夹缝中求得生存,既保留着传统的中原文化,又形成了独特的“耕读相传”的客家传统,形成今天这样一支有着数千万众的兴旺发达的民系群体。

 

 

站在马罗梯田面前,我突然读懂了祖先们“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的无奈与悲凉,读懂了“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坚忍与自强,读懂了他们魂牵梦绕故土的不舍与思念,读懂了他们的脚印、他们的希冀、他们的未来……




Copyright2005 - 2015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

微长汀

今日长汀APP